后疫情时代如何从-新-出发?中国这座城市交出答卷

后疫情时代如何从-新-出发?中国这座城市交出答卷

参考消息网5月24日报道 随着中国抗疫工作进入新阶段,更为宏大且更为急迫的问题也随之而来:下一步,中国经济如何全面重启,14亿人的生活秩序又将如何重建?

当外界声音纷纭之际,一座西部城市交出了亮眼答卷。

烟火气息正重新回到成都的街头巷尾

初夏的成都,阳光明媚,允许占道经营的街边餐馆,一位老人临街而坐,一口小菜,一嘬白酒,悠闲地享受着自己的午餐时光。

拍下这一幕的,是一名叫坦纳·布朗的外国人。然而就是这平凡的一幕,在被布朗上传到自己的海外社交媒体账户后,让许多网友感慨不已。

“我羡慕你在成都的悠闲生活!”一位外国网友这样留言道。与此同时,不少网友也已经注意到,这样的烟火气息,正重新回到成都的街头巷尾。

网友们的感慨,既是过去几个月里这座城市全力抗疫的直观成果,也是城市精神的再度被展示、被丰富:在经受疫情空前考验的同时,这座城市的内在发展规律与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之间,再次产生了深刻共振。

作为一座国际化的城市,成都的抗疫故事,自然也引起了外媒的关注。其中,定居成都的美国作家何伟(彼得·赫斯勒),今年3月在《纽约客》杂志以“成都来信”为名,撰文讲述了自己和家人所经历的不寻常生活。

在何伟看来,公共层面全面暂停之下,一座拥有1600多万常住人口的超大城市能维持长达数月的安然,这令人惊叹。

何伟观察到成都人如何依靠互联网+物联网实现日常运转,他还讲述了强大的基层社区队伍如何承担起居民日常中暂时空缺的公共角色。

何伟的描述,印证了成都政府三年前一项决策的重要性——2017年,成都在全国率先成立城乡社区发展治理委员会(以下简称社治委),聚焦社区这一微观单元,把分散在30多个党政部门的职能、资源、政策、项目、服务统筹起来,实现精准发力,探索出一条超大城市发展治理的新路径。

市民在成都金牛区新桥社区中心内看书。 新华社记者 薛玉斌 摄

这种将公共管理和服务同时下移到城市神经末梢的做法,也让成都在疫情暴发初期便展现出惊人的组织力和行动力。

1月23日至25日,仅用了3天时间,成都就完成了第一轮入户排查。再3天,又完成了对全市876万户居民的第二轮全面排查。据成都社治委介绍,最高峰有49万基层力量闻令而动,开展防控工作。

日行两万步、嗓子喊哑、手指敲肿……自排查工作开始以来,成都4370个城乡社区的工作人员不乏类似经历。

得益于这一套实践三年的城乡社区发展治理体系,社区工作已深入到城市每个角落。成都经受住了这场疫情大考——截至5月15日,成都累计报告确诊病例166例、本地感染率为十万分之一点零二,这两组数据均排在千万级人口城市末位。

“成都的活力,是中国近期前景的准确预兆”

毫无疑问,成都归来的背后,既是成都人民对美好新生活的追求,更是后疫情时期成都“新经济”的韧劲。

2017年,和社区发展治理决策共同被推到公众视野的,还有成都组建新经济委员会,坚定走“新经济”发展之路的决心。

正是因为看到了数字经济对生产生活方式的改变,对未来城市传统动力结构的冲击,“一定要改变传统的发展动力,创造城市发展的新动能”成为这份决心的内核。

如今三年过去了,成都的“独角兽企业”从0到6,新经济累计注册企业数从18万家增至36万家。“新经济”早已从决心到行动,成为和这座城市联系最紧密的关键词。

而其主导的未来互联网消费和科技创新经济趋势,不仅成为成都经济发展的主力军,更让成都经济顺利迈入2.0时代。

“2020成都新经济新场景新产品首场发布会”现场

近期一场场紧紧围绕生活场景的发布会,成为后疫情时代成都新经济活力的最好体现。

3月31日,“2020成都新经济新场景新产品首场发布会”线上线下同步发布了47家企业的100个新场景和100个新产品。

在家就能获得私教体验的即享健身房、可持续运营的垃圾分类回收系统、5G宏基站功率管芯、结合了VR技术的医学影像技术……围绕一个“新”字下足功夫,是这场发布会给参会者们的最大感受。

美通社报道截图

据美通社报道,这场展示会吸引168万人次线上观看,初步达成30余项合作意向,其中场景释放投资需求达612亿元。

发布会上,成都宣布将面向全球持续发布1000个新场景,1000个新产品。

很快,第二场发布会如约而至。4月29日,发布会在成都江滩公园举行,100个新场景和100个新产品全面发布,现场公园城市建设相关企业与国内外知名企业举行了“云签约”仪式,签约金额共计50亿元。

“成都的活力,是中国近期前景的准确预兆,对中国经济和世界其他地区都有着巨大影响。”英国《金融时报》这样感叹道。

用“新”,超越地理上的距离

一座城市的活力,还看青年。

青年强,则艺术兴,则科技盛,则经济活……这样的正向循环,也正是成都逐渐恢复昔日活力的真实写照。

5月4日青年节这天,成都天府新区兴隆湖畔,一群年轻人对着大屏幕微笑、挥手、问候、欢呼……他们的热情和笑脸,正被互联网的波段实时播洒到全球许多角落。

艺术节现场,著名即兴音乐大师Stephen Achmanovitch与成都现场在线互动。

这场“成都向全球青年发起问候”的互动,正是当天在此开幕的首届湖畔国际青年艺术节的重头活动之一。如果说一场疫情正深远改变着人类的生活方式,那么国际青年艺术节上所聚焦的“科技+艺术”的融合,则是成都新青年们对人类未来交流趋势的前卫探索。

共同探索中,对话正在发生——成都新青年与全球青年,成都的“新”意与世界的心意。

作为距离欧洲最近的中国国家级中心城市,成都的国际地位正越发显现。5月6日,成都东部新区挂牌成立。东部新区战略定位明确:国家向西向南开放新门户、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新平台、新经济发展新引擎和彰显公园城市理念新家园。

龙泉山城市森林公园丹景台:又称“城市之眼”,东部新区的地标式建筑。

5月8日,外交部传来消息,中国政府已与西班牙政府就西班牙在成都设立总领事馆达成协议,同意西班牙在成都设立总领事馆,领区范围包括四川省、贵州省、云南省和重庆市,这是西班牙在中国内地设立的第三家领事机构。

截至目前,外国获批在成都设立领事机构已达20家,位列全国内地第三,中西部第一。

天时,地利,新理念催生处处“新”意。这就是成都,一座既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在后疫情时期,交出的新答卷。(文/芮思客)

责编:赵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