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遇·中职生高源佐:拿国家奖学金,上人民日报


湘遇·中职生高源佐:拿国家奖学金,上人民日报

5月12日晚,常德财经机电职业技术学院(筹)汽车工程系车身修复钣金实训室灯火通明。钣金实训管理员高源佐正耐心地给20多名新入选钣金技能队的队员们,边讲解边演示车身电子测量检测与校正的步骤和方法。

高源佐在耐心讲解

得知这位学长是全国职业院校技能大赛中职组钣金比赛一等奖和国家奖学金获得者,队员郁奇豪敬佩地说:“学长真是厉害!”

高源佐却鼓励这些学弟们:“我们虽是中职生,但年轻的我们身上有无限潜能,只要肯攀登,人生定精彩!”

高源佐获全国中职组钣金比赛一等奖

高源佐是“00”后,个头瘦高、平头,眼神明亮,目光坚毅。出生于石门县易家渡镇高家坪村,父亲是一名焊工,母亲是一名塔吊信号工。2017年,初中毕业的他不想继续高中学业,便选择该校学习汽车运用与维修。

没想到,这一想法获得了父母的支持:“男子汉学份手艺,照样可以成才。勇敢去闯,不要怕失败,哪怕你什么都没有,回到家也能吃上一碗热乎饭!”

带着父母的叮咛与鼓励,高源佐跨入学校大门,还当上1703班班长。他上课特别认真,实训时总是先动手操作,再教班上其他同学。一个月后,高源佐加入车身修复钣金技能队。

“第一天参加实训,两位学长把模拟损坏的车门轻松敲起来,轮到我拿起垫铁和手锤,却怎么也敲不起来。从那以后,我每晚都去实训,没有一天缺席。”回忆起开始的窘境,高源佐腼腆地笑了。

高源佐(右一)在耐心给学弟们做示范。

2018年8月,高源佐被选中参加常德市职业技能大赛中职组钣金比赛,开始进入系统训练。每天早上5点半起床,训练体能。实训时,高源佐要穿上厚厚的焊接服,戴上头盔、口罩、护目镜和手套,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炎炎夏日,训练不到半小时,衣服就能挤出水来;寒冬腊月,摸到哪里都冰冷。但高源佐从不叫苦叫累,夺得市赛第一名后,进入省赛。

钣金比赛包括门板修复、钣件更换和电子测量三个子项目,每一个项目都要求精益求精,省赛标准更高。高源佐知道,只有苦练才能有所成就,每次都要求自己练好为止。

“钣件更换项目中有5种焊接方式考核,对接连续点焊最难,选手要在0.7毫米的薄板上焊接5段,焊缝的宽度和高度要求精确到毫米。焊缝要成一条直线,像鱼鳞一样美观均匀。我每天一个动作反复训练,一练就是半个多月。”高源佐说,5段长度分别约60毫米的焊缝要做到焊点均匀并非易事。为了做到均匀,他和指导老师、现任汽车工程系副主任的谭莉反复计算和试验,企图用做记号等方式,找到最好的解决方法,都没能成功。

“我们一边训练,一边摸索,最终发现每隔1.5毫米点焊一枪,60毫米之内点焊枪数在39到41枪之间,得到的焊缝外观质量好,少于39枪或超过41枪,效果都不好。”谭莉说,高源佐真是没少吃亏,“到最后,他可以听焊接的声音判别焊机电流和焊丝速度是否调节到位。”

训练枯燥而艰难,不少队友中途放弃,高源佐却一直坚持。焊接练习是门精细活,需要极大的耐心。为了训练耐性,他坚持练习毛笔字;为了总结经验,他每晚坚持写总结,一共写了七八本。

遇到困难,高源佐就看看墙上挂着的学长作品,暗下决心:“我一定要超过学长,把作品挂在墙上!”

有时候觉得枯燥,他就跟教练黄建明较量较量,看谁焊得好看。“结果每次都搞不赢。”高源佐笑着说。

有心人天不负。高源佐过五关斩六将,成功夺得省赛第一名,于2019年5月进入国赛。然而,国赛考试工件改版,材料、形状都发生了改变,评判标准要求更严格,一切又重头开始。高源佐沉下心来,一边对照国赛标准,一边反复练习,查漏补缺。在电阻点焊环节,选手是靠人工划线确定焊点中心位置,两边共20个焊点,划线时若不注意起始点位置会出现最后几个点误差,造成较大问题,影响后面的塞焊。焊接容易出现误差,但国家标准里没有误差标准。

谭莉在指导是注意到这一点,便自己制定标准,要求控制在1毫米以内。高源佐和谭莉反复试验,最终从大的一端开始划线,消除误差。“果然国赛考到这里,我没有失分。”高源佐颇为惊喜。

从市赛选拔到参加国赛的10个月,是高源佐最累、压力最大的10个月。

“每天从早到晚浑身没干过,心理压力又特别大。国赛前一个月,我甚至想过放弃,是妈妈和指导老师的鼓励、心理辅导老师的心理疏导,让我挺了过来。当得知我凭借90.3分的成绩,获得全国一等奖时,我高兴得从床上跳起来。这时候,我突然觉得,一切的汗水与付出,都值了!”高源佐坚毅地说。

努力拼搏的人总会有好运相伴。5月4日,高源佐获得中等职业教育国家奖学金,并从全国2万名获奖学生中脱颖而出,入选110名优秀代表之列,登上《人民日报》。今年即将毕业的高源佐又被保送到湖南汽车工程职业学院,他正摩拳擦掌,等待世界大赛的博弈机会。眼前这位阳光的少年,正向着远方奋力奔跑!